不存在的

(ㅍ_ㅍ)
更文是不可能的

码脑洞

小孩子的秩序敏感期。(国助三岁时期)

不二快要被他家小崽子气炸了。
“不生气,不生气。”他默念道,“耐心,耐心。”
国助一边吸鼻子一边抹眼泪迈着小短腿慢慢走回车上去,坐好,再自己开门下车。而这一切就只是因为他没给国助自己开车门!
起因是他们早上出门晚了,不二看了一下表,上班已经快迟了,没顾及国助的情绪就帮忙打开了车门,而小家伙赖在座椅上不肯下来,一边挣扎着一边闹别扭,“我要自己来。”
不二抱他下车,安慰他,“下次好不好?今天快迟到了,今天我们快一点好不好?”
国助马上眼泪刷的下来,哭的歇斯底里,仿佛他爸爸偷吃了他的糖果一样委屈。用他爹的话说就是,“简直像只小怪兽。”路人都纷纷转过来,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他们父子,看样子似乎有报警的打算。
不二按着太阳穴,放下国助让他自己重新来一遍,小家伙极其认真严谨的开门上车,端端正正坐好,带着泪花认真的朝车窗户外对他说,“爸爸你也要上车。”
WTF.不二真的对他儿子很服气。

等不二下班回家,国助在客厅端端正正坐在他的小椅子上的看动画片,不二心里嘀咕,“倒是很像他另一个爸爸,什么时候都用一丝不苟的坐姿看动画片。”
不二走到他旁边,试图和孩子沟通沟通他早上行为,“国助在看什么?一休吗?一休是不是很聪明?”国助点点头,“一休是,是...”不二揉揉他软软的短发,“一休,是聪明的。”
这就突然戳到小家伙的哭点了,他刷的哭起来,“我说,我说,你不能说。”
不二简直要被这个爱哭鬼气笑了,“为什么我不能说,你可以说,我可以说,大家都可以说,明白吗?”
小家伙哭闹的更激烈了,“不,我说,我说。”
不二快生气了,“你怎么老是这么爱哭,哭能解决一切吗?你要是觉得哭可以帮你,你就哭吧,我不会哄你了。”
手冢国光刚回家就是看见儿子坐在地板上嚎啕大哭,不二看起来在和小家伙生气。“我回来了。”国助看见他哭的更起劲了,哭的上气不接下气。不二好生气,“你还哭的更厉害了,你说说你觉得你哪里对了?”
手冢大步过去抱起坐在地上的小家伙,轻轻拍拍小家伙的背,一般低声哄他,“不哭了,好不好,嗯,不哭。”小家伙小手环住他,一边哽咽一边说,“爸爸坏。”这是第一次听到儿子这样说,手冢几乎要被逗笑,不过鉴于生气的不二在一旁他咳一声马上严肃起来,轻轻抱着娃离开客厅,离开前轻轻盖住小家伙眼睛,弯腰侧身轻吻了不二,低声说,“爱你。”
其实手冢进来不二是松口气的。因为小家伙真的太魔音绕耳了。真不知道这个小坏蛋像谁,那么爱哭,哭的蓝眼睛湿漉漉的,让人很容易放弃和他讲道理。
小家伙真的好小,对于一个运动员体型来说,他就小小的一块贴在手冢有力的臂弯上。不二每次看着手冢哄儿子,心里有一种感觉酥酥麻麻的感觉,明明是那么严肃的人也能对孩子如此温柔。

等手冢回卧室的时候,不二故意还装作生气的样子,闷闷的说,“哄完了?”
手冢欺身压上来,“还有一个呢。”
“...唔...你不能老惯他...”不二仰着头配合他,含糊的说。
手冢再吻上去,“这个时候就不要提他了。”
拉灯。
不二醒来发现手冢还没有睡,穿着睡衣靠着床头看书,看起来大概是儿童教育的书,不二埋在被窝里抱住手冢的腰,手伸进睡衣的摸着他手感好到爆的腹肌,哼哼唧唧,“国助的坏脾气大概真的是天生的。只要不按照他的想法来他就哭。平时他看见肥皂盒不在正确的位置,他就一定要摆好。他的小椅子一定要放在客厅中间,老是绊倒我,我一拿开就开始哭。苹果要是有一个小白点就不吃。今天上课都要迟到了还要上车重新按他的想法下一次车。你说是不是你惯的。”手冢摘下眼睛,显露出漂亮但不常见的凤眼,一起把书和眼镜放在床头柜上关了灯,抱住他家不二,“嗯?那这样看来我惯坏了不止一个啊。”
不二靠着他胸口,手抱着他的腰,整个人窝在他怀里,“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啊。”
手冢轻笑。“小家伙是处在秩序敏感期,这段时间他会比较偏执。”手冢吻他发旋,“不觉得很可爱吗?”
“没有,一点也没有。可爱不足,任性有余。”
手冢低笑,笑声低沉悦耳,不二靠着的胸口轻轻震颤,
他吻了不二一口,“睡吧,明天再解决。”

待续。

码脑洞

背景
abo  冢不二婚后
他们的娃常年在国外,日语会听说但是不会读写,听说也很不熟练。冢不二常年带着娃在国外,不二是摄影师,也是比较随性的家长,觉得上幼儿园,不如带孩子出去旅行,四处看看。他的日常照,时常以有宝宝童稚的背影和美好的自然风光,而在推特上吸引了很多人。手冢是网球运动员,长期在德国训练,非赛季时,他就和不二一起待在德国。
等他退役后他们就带孩子回日本。孩子正好要上小学。

正文

不二翻来覆去看了很久错漏百出的作业,思考了一下读书生涯从来都是第一第二的学霸生的孩子是全班倒数的概率有多大,冷静了一下低声说道,“你觉得抱错的可能性有多大?”
“为零”手冢在厨房忙活,随意说道。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
手冢心里说,“因为你生他的时候我在你身边,我亲眼看着抱出来的。” 。。。。。

不二托起下巴故作思考,“你老实说,是不是你背着我偷偷和别人生的,还欺骗你可怜的丈夫说是他的孩子。”
手冢拿起锅铲将菜盛入盘中,一本正经的配合道,“没错,终于被你发现了。”
“唉,我们夫夫多年,你竟然如此对我。”不二痛心疾首,“最过分的是你都不知道找个基因好点吧吗?!!你看看你儿子成绩,十道题错了九道!”
手冢把晚餐端到桌子上,转身走过来将他搂进怀里,弯腰用一只手撩开不二的头发,吻在他额头上,一只手握住不二,悄悄把不二手中讨厌的作业抽出扔在一旁,“我已经找了个基因最好的人了。”
不二还在碎碎念试图摆脱血缘关系,“你确定吗?说不定是.....”手冢抚摸上他白皙的脖颈,揉他的耳后,含住他碎碎念的红唇,低语道,“亲生的,跑不了了。”又轻声在不二耳边低语。不二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红炸。
“你是忘了我亲自将他抱出产房,还是忘了我亲自x入你的子宫?”
太犯规了!手冢国光先生!压低声音又用气音,还说这么十八禁的话!不二周助下面已经撑起了小帐篷。

不二严肃认真地对待今天的晚餐以试图压下脸上的红晕。手冢眼里盛着温柔,轻轻敲了一下他已经晕掉的脑袋,严肃道,“好好吃饭。”
怎么好好吃饭!不二气鼓鼓的,戳着饭。想恶狠狠的咬他脖颈,胸口,腰侧,到处都留下他的痕迹。
手冢叹气。心里想着,“我们国助明明像你。傻乎乎的。”
手冢开始脱衣。
不二扑了过来。恶狠狠的趴在手冢身上,“你再说一遍?

自截自调 😂甜茶好好看啊

emmmmm
在lof吃粮很久了,除了红心蓝手表白太太们外啥也不会(不会画画不会写文啥也不会的咸鱼(╥╯﹏╰╥)ง)
一直空着很奇怪,就随便说说
有洁癖 不吃all  可逆不拆
站定的cp他们都是最好的